想了解非洲塞拉利昂共和国那边情况

waters的头像
2021-10-03 发布
/
来自 365网址大全
想了解非洲塞拉利昂共和国那边情况 正式国名:塞拉利昂共和国。 位 置:非洲西海岸,濒临大西洋,与几内亚、利比里亚为邻。 面 积:71,740平方公里(约27,700平方英里)。 人 口:340万(1980年),居民大部分为穆斯林,还有少数基督教徒和原始宗教信徒。 首 都:弗里敦。 主要城市:博城、凯内马、马克尼。 语 言:官方语言为英语,还有曼迪语、泰姆奈语等方言。 政 体:共和制。现任总统为约瑟夫·塞义杜·莫莫将军。塞拉利昂是英联邦、联合国、非洲统一组织和伊斯兰会议组织成员国。 经 济:是非洲穷国之一。农业是主要的生产部门。主要农产品有稻米、可可、咖啡豆、玉米等。农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6%。67%的劳动力从事农业。主要矿藏有金刚石(产量居世界第7位)、铝和铁。工业只有一些食品和原料加工业。 货币单位:利昂。 国 庆:4月27日(独立日)。 国 歌:《我们赞颂你,自由的国家》。 历史简介: 15世纪中叶,葡萄牙水手首先来到本地区,把它叫做“塞拉利昂”(即狮子山)。16世纪至18世纪,该地区奴隶买卖盛行。直至1787年,一个名叫格兰维尔·夏普的英国释放犯建立了第一个奴隶定居点,成为奴隶的避难所。1791年,英国人建立“塞拉利昂公司”,其所在地就是现在的弗里敦。1792年,第一个殖民者到达弗里敦,此后一直到1874年,弗里敦成了大英帝国西非属地的首府,后来就成了塞拉利昂的首都。从1815年起,弗里敦成了英国在西非海岸最重要的海军基地。1815—1833年间,它就接待了35,000名释放奴隶。在这以前,即1808年 ,塞拉利昂已正式沦为英国的殖民地,在19世纪的最后25年里,划定了塞拉利昂和法属几内亚、利比里亚之间的国界。 由于对各地区和各部族(尤其是曼迪族和泰姆奈族之间)不同政策,部落斗争很剧烈。直至1961年4月27日塞拉利昂宣布独立、成为英联邦成员国时,还是这种状况。塞拉利昂独立后,在弗里敦还有一名英国总督,代表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掌权。但是总理密尔顿·马尔盖(他是曼迪族人),后来是他的胞弟艾伯特·马尔盖尚能稳住局势,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国家的统一。1967—1968年,部落纷争再起,导致4次军事政变。1968年人民大会党(大部分成员是泰姆奈族人)领袖西亚卡·史蒂文斯执政。 1969—1970年,塞拉利昂发生多起罢工和骚乱,史蒂文斯采取强硬措施,把前述4次政变的领导人送交法庭,其中21人在1970年4月被判处死刑。1971年3月23日,巴纳古拉将军再次发动政变,未遂。几内亚总统塞古·杜尔派几内亚伞兵到塞拉利昂支持史蒂文斯政权。这些伞兵在弗里敦一直呆到1973年。1973年3月31日,塞拉利昂和几内亚两国签订同盟条约。1973年4月19日,宣布成立塞拉利昂共和国,史蒂文斯任总统兼总理。 新的共和国决定继续留在英联邦内,但它的政策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它解散军队,代之以武装民兵;处死了巴纳古拉将军;加强了新闻检查。但这些均未能阻止新政变的发生。1974年6月30日,正当总统访问罗马尼亚时,发生了政变,于是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15人被处死。在全国遭到饥荒威胁时,政府采取了很多的措施,解决经济危机。 1976年3月26日,西亚卡·史蒂文斯再次当选为总统。他设法寻求外国援助来发展经济,收效甚微。他请古巴军官培训他的保安部队。一股敌视黎巴嫩侨民(约10,000人,他们掌握着国家的商业部门)的浪潮正在掀起。这一切,再加上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和部落、教派斗争加剧,终于导致了1977年1月29日学生的罢课和示威,接着发生了暴力行动,一些人被杀,执政党党部的一些建筑物遭破坏。 为此,史蒂文斯呼吁在1977年5月4日至6日举行大选。这次大选后,总统及其政党— 人民大会党—重新控制了国内局势。1978年5月25日,宣布一党执政和组织新内阁。 1981年9月初,爆发了一场社会危机(由经济问题引发的)。拥有25万会员的工会联合会要求降低食品价格和交通费,保证人民有住房,而当时通货膨胀率已达200%。如果达不到目的,工会要在9月1日举行总罢工,与工会谈判失败后,当局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为期6个月。 最近,塞拉利昂又发生了一次政变,约瑟夫·塞义杜·莫莫成为共和国总统。 塞拉利昂沿海为平原,东北为高原,呈梯形。高原把尼日尔河的源头和其他一些比它短、流入大西洋的河流的源头分隔开来。塞拉利昂还有一个山地半岛,岛上有高达2000英尺的山峰。沿海平原纵深20英里,土地低洼,有一些零星小丘。高原高达2000英尺,从西北向东南倾斜。由于地形差异和降雨量的不同(南部苏利马年降雨量为4,779毫米,西北部的卡巴拉年降雨量为2,335毫米),塞拉利昂人可以种植西非所有的主要农作物。塞拉利昂至少有30个部族。每个部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和首领。泰姆奈族占全国人口的1/4,他们生活在东北部。1787年首都弗里敦刚建立时,他们是那个半岛上的主要居民。 南部分布着曼迪族。他们约占总人口的1/3。由于殖民主义者惯用的伎俩,这两个部族之间常有争斗,使国家的社会和政治发展缓慢。 在其他地区分布着林姆巴族、苏苏族、科诺族。在西非沿海有曼丁戈族、曼迪族、科土科族、加利亚纳族、富拉尼族。在塞拉利昂还有一些祖籍为几内亚和利比里亚的基西、瓦伊和戈拉的侨民。生活在弗里敦及其郊区的可里奥尔人是在西印度群岛出生的黑白混血人种,他们是塞拉利昂人中最有特权、最有势力的人。他们是原来生活在西非沿海的努力的子孙,被贩卖到西印度群岛后,又于1787—1870年间被送回原籍。按照传教士和英国政府的意志,在从非洲泰姆奈国王托姆手中买下的土地上定居了下来。克里奥尔人抛弃了自己的习俗,在传教士的帮助下,获得了求学和职业训练的机会,接受了英国文化和意识形态。于是,他们比内地居民高明,也比大部分西非人强。他们在20世纪成了职员、牧师、教员、律师和医生,在整个讲英语的西非地区的教育和行政管理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克里奥尔人有优越感,不尊重当地土著居民的文化,这样就和其他塞拉利昂人产生了敌意和误解。虽然克里奥尔人不到老弗里敦人口的25%,直到今天,这些移居来的家族和内地人之间的竞争在政治上还是有相当影响的。他们是非洲社会里的黑人官僚阶层。他们虽然人数不多(30,000人),但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均有很大的势力。 座落在大西洋边上的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是世界上最美丽、也是最有生机的港口之一,大自然赋予他迷人的、秀丽的景色,还有深达1,250英尺的泊位。弗里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发挥过重要的、决定性的作用。当时它是盟军在大西洋的海军基地。 弗里敦最早的居民是400名被一艘贩卖奴隶的船掳去的非洲人。在英国海军和奴隶船交战中,这些人逃离了奴隶船,在弗里敦上了岸。后来,他们和30名英国姑娘混居,她们是因道德败坏,于1787年被英国政府流放到弗里敦来的。 不久以前,弗里敦还被视作白人的坟墓,因为这里是又潮又湿的酷热的赤道气候,而且又缺乏卫生条件。到了20世纪,治疗热带病已成易事,然而由于贫困,这儿的死亡率还是很高。 弗里敦有88,000人,塞拉利昂的主要城市博城有20,000人;马克尼人口为9,000;凯内马人口为7,500人。 独立日 1961年4月27日(星期四),塞拉利昂宣布成为英联邦内独立的国家。这是1960年秋,塞拉利昂所有党派联合组成的民族阵线与英国政府在立宪会议上一致同意的。英国议会批准了独立法令。英联邦各国首脑在会上同意塞拉利昂独立后接纳它为英联邦成员国。 应注意的是,在独立前并未进行过大选。独立宪法也是由塞拉利昂的殖民当局制定和执行的,并未通过任何法律程序。宪法没有经过国家最低一级立法机关——代表委员会的讨论。总理密尔顿·马尔盖的权力是殖民当局赋予的,在他执政前,没有经过民意测验。因此,他在议会里未获绝对多数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党的领导人与其他政党进行了实力不等的较量。显然,密尔顿·马尔盖的党害怕塞拉利昂的群众,尤其是在地方议会选举中失利后,该党觉得有必要获得人民的支持。 1960年11月,该党的3位候选人在首都弗里敦选区的选举中,两人失利。在其他地方的选举中,该党也遭失败。 这样,反对派一全国人民大会党在议会里获得了2/3议席。但是密尔顿·马尔盖宣布,在宣布独立前进行大选。正当庆祝独立的场所灯火辉煌时,全国人民大会党的领导人—26名男人和16个女人却被关进了监狱。到宣布独立的那一天,该党成立已有10个月了。在总理密尔顿·马尔盖和英国殖民部部长马克鲁达就宪法达成协议后,全国人民大会党领导人要求向人民公布宪法,以便人民发表意见。因为宪法从未公布过。该反对党还要求总理履行诺言,在独立前进行选举。因此,英国总督莫里斯·莫尔马扎根据赋予他的维护治安的权力,签署了逮捕反对党领导人的命令,指控这些人要破坏公共设施。 塞拉利昂独立后只有一个立法机关,即议会。议会共有31名议员,其中12名是各部落首领。议长由议员选举产生。行政机构由总理及其内阁成员组成,总理是议会中多数党的领袖。 议会5年选举1次。除了一些地区的妇女外,所有纳税人都有选举权。代表英国女王的是总督莫里斯爵士。 在1957年的大选中,塞拉利昂人民党在31个席位中获得了26个席位,并取得了12位部落首领的支持。然后,举行总统选举。塞拉利昂人民党以一票的多数选举艾伯特·马尔盖为总统。但他自愿把职位让给他的哥哥——当了总理的密尔顿·马尔盖。 几个月后,议会内部成立了一个反对派组织,领头的是统一进步党成员西里勒·罗杰斯·顿特,该组织还包括其他一些独立的小组织。1958年塞拉利昂人民党的许多杰出人物,如艾伯特·马尔盖、西亚卡·史蒂文斯等脱党,并和团结进步党内的一些不满分子组成了全国人民党。1960年4月,塞拉利昂最后一次宪政会议召开前,所有政党都同意建立一个由密尔顿·马尔盖为首的统一战线,提出独立的要求。这些政党要求组成一个“具有各种功能”有效率的政府。所有的与会者都会议报告上签了字,只有史蒂文斯因被关押在伦敦未签。后来组成了一个联合政府。密尔顿在政府里设了4个部长的位置,三个席位给了反对派政党。此时,史蒂文斯已脱离全国人民党,组成了一个新的反对派——全国人民大会党。史蒂文斯成了反对派首领。 由于弗里敦的克里奥尔人比起其他塞拉利昂人来在文化上居领先地位,因此,多年来,在殖民主义立法议会中唯一的当地代表经常由他们担任,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代表过抵制派的利益。1957年,塞拉利昂人民党在大选中获胜后,情况才有所改变。在后来的几年中,塞拉利昂大部分政治斗争在塞拉利昂人民党和塞拉利昂议会间进行。前者要求所有的塞拉利昂人权力平等,后者则坚持弗里敦的居民应该有更多的代表名额。虽然,克里奥尔人和土著居民的争端在政治和社会方面引起了风波,但尚未酿成真正的政治问题。 1960年4月27日塞拉利昂独立时,人们提出了这样的疑问,这个国家向何处去?靠西方,还是靠东方?它会更加同情卡萨布兰卡会议体现的非洲解放运动,还是象讲法语的非洲国家如喀麦隆和法属刚果(刚果(布))那样,由亲西方的少数派执政,绑在西方的列车上?人们从历史上和逻辑上都怀疑西方的目的。这不仅因为塞拉利昂是西非最早的殖民地,西方国家一直把它作为侵略、传教和掠夺其他殖民地的基地和桥头堡,而且它和利比里亚的独立一样,从一开始,就没有采取解放斗争的形式,这是与其他殖民地截然不同的。这是塞拉利昂的民族历史和政治斗争所特有的。 塞拉利昂还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从政治上和行政上它分为居住地和保护地。住在居住地的是克里奥尔人,他们是特权阶层。这对塞拉利昂的民族解放运动起了阻碍作用。因此,有些人甚至认为塞拉利昂的政治斗争是从1951年才开始的。 尽管如此,当塞拉利昂的各种政党——第一个是密尔顿·马尔盖为首的塞拉利昂人民党——建立起来后,该党意识到各阶层之间存在着压迫,国家经济因受到剥削和破坏造成的落后,但塞拉利昂政府选择的政策与尼日利亚的政策更接近些,而不大接近加纳或几内亚的政策。 总理密尔顿·马尔盖对此并不掩饰。他公开宣称:“塞拉利昂的难题是财政,英国向他提供援助和技术人员,塞拉利昂眼下还不能缺少这种援助。而且在相当长时间内,需要这种援助。因此,塞拉利昂应该忘记过去的旧帐,与西方一起迎接新时代的到来”。 殖民主义着企图让塞拉利昂人民相信他们的真正财富是农业。这种论点已屡见不鲜。有多少被殖民主义压迫的国家,至今仍然是商品倾销市场,而矿藏却被垄断资本控制着! 塞拉利昂人民生活水平低下。官方统计说明年人均收入不到15英镑。虽然战后财富明显地增长,但贫困仍然困扰着塞拉利昂。80%的人口从事农业。虽然农作物种类很多,如花生、亚麻、可可、生姜、纤维植物、棕榈油、香蕉、咖啡豆、稻米等,但仍然不能维持生计。如果能正确地加以引导,塞拉利昂的经济能繁荣起来。 塞拉利昂农业发展缓慢,长期统治塞拉利昂的殖民主义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殖民统治时期,农业生产方式始终非常原始落后。政府不向农民提供贷款、种子、肥料等农业援助,农民也得不到耕地、收割、灌溉等机械。现在塞拉利昂农民唯一的愿望是合作社运动更加发展壮大,以便在发展农业中发挥作用,为农民争取好处。1950年约有29个合作社,现在约有400个,拥有人。 塞拉利昂有丰富的矿产如金刚石、金、铬、铁等。1957年矿产资源出口占塞拉利昂出口的72%。预计铁、铬、金等开采将有较好的发展前景。还可以在朱玛河谷大瀑布处发电。 众所周知,开发南非矿山和贵重金属矿的国际垄断组织也直接控制着塞拉利昂的这类工业。源源不断的利润流水般流进了南非垄断资本家的腰包,而塞拉利昂的矿工干7天活,只能拿到6天的工资。 1930年塞拉利昂首次发现钻石。1934一1956年英国公司建立“塞拉利昂矿业托拉斯”垄断了矿产业。后来,当几千名农民(很多来自塞拉利昂境外)离开他们的土地,来到金刚石矿区碰运气时,该土司的特权减少了,它的特区也被公诸于世。当勘探、进口和自由出口贸易大规模活跃起来时,政府只能对此稍加监督。于是,许多钻石走私到了国外,政府丧失了巨额收入。同时,矿工们仍源源不断地涌入卫生条件极差、人满为患的城市,使传染病猖獗。工人们猛烈攻击“矿业托拉斯”的特权。 钻石占塞拉利昂国家出口商品的50%,是政府主要的收入来源,也为许多工人、技术人员和职员提供了就业机会。 为此,1959年建立了政府钻石办事处,鼓励合法的出售,对那些持有开矿证的人加强监督。博城是繁荣的钻石城。 1956年由于垄断公司施加影响,有45,000名非法进入该地区干活的工人被遣送到法国区及其周围地区,指控他们非法勘探和走私钻石。后来,在垄断公司的高压下,政府采取严厉的措施,加强监督,打击走私。而垄断公司则大肆开采这种珍贵的矿藏,生产混乱,很可能在一代人手中使这种矿产枯竭。“矿业托拉斯”交给政府的税收极少,和它获得的巨额利润极不相称。政府的反对派全国人民大会党呼吁必须让该公司负担合理的税收。 我们还可以看到工业化带来了工人联合会的新思想,这种新思想和至今仍然盛行的部族主义是水火不容的。 想了解非洲塞拉利昂共和国那边情况 正式国名:塞拉利昂共和国。 位 置:非洲西海岸,濒临大西洋,与几内亚、利比里亚为邻。 面 积:71,740平方公里(约27,700平方英里)。 人 口:340万(1980年),居民大部分为穆斯林,还有少数基督教徒和原始宗教信徒。 首 都:弗里敦。 主要城市:博城、凯内马、马克尼。 语 言:官方语言为英语,还有曼迪语、泰姆奈语等方言。 政 体:共和制。现任总统为约瑟夫·塞义杜·莫莫将军。塞拉利昂是英联邦、联合国、非洲统一组织和伊斯兰会议组织成员国。 经 济:是非洲穷国之一。农业是主要的生产部门。主要农产品有稻米、可可、咖啡豆、玉米等。农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6%。67%的劳动力从事农业。主要矿藏有金刚石(产量居世界第7位)、铝和铁。工业只有一些食品和原料加工业。 货币单位:利昂。 国 庆:4月27日(独立日)。 国 歌:《我们赞颂你,自由的国家》。 历史简介: 15世纪中叶,葡萄牙水手首先来到本地区,把它叫做“塞拉利昂”(即狮子山)。16世纪至18世纪,该地区奴隶买卖盛行。直至1787年,一个名叫格兰维尔·夏普的英国释放犯建立了第一个奴隶定居点,成为奴隶的避难所。1791年,英国人建立“塞拉利昂公司”,其所在地就是现在的弗里敦。1792年,第一个殖民者到达弗里敦,此后一直到1874年,弗里敦成了大英帝国西非属地的首府,后来就成了塞拉利昂的首都。从1815年起,弗里敦成了英国在西非海岸最重要的海军基地。1815—1833年间,它就接待了35,000名释放奴隶。在这以前,即1808年 ,塞拉利昂已正式沦为英国的殖民地,在19世纪的最后25年里,划定了塞拉利昂和法属几内亚、利比里亚之间的国界。 由于对各地区和各部族(尤其是曼迪族和泰姆奈族之间)不同政策,部落斗争很剧烈。直至1961年4月27日塞拉利昂宣布独立、成为英联邦成员国时,还是这种状况。塞拉利昂独立后,在弗里敦还有一名英国总督,代表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掌权。但是总理密尔顿·马尔盖(他是曼迪族人),后来是他的胞弟艾伯特·马尔盖尚能稳住局势,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国家的统一。1967—1968年,部落纷争再起,导致4次军事政变。1968年人民大会党(大部分成员是泰姆奈族人)领袖西亚卡·史蒂文斯执政。 1969—1970年,塞拉利昂发生多起罢工和骚乱,史蒂文斯采取强硬措施,把前述4次政变的领导人送交法庭,其中21人在1970年4月被判处死刑。1971年3月23日,巴纳古拉将军再次发动政变,未遂。几内亚总统塞古·杜尔派几内亚伞兵到塞拉利昂支持史蒂文斯政权。这些伞兵在弗里敦一直呆到1973年。1973年3月31日,塞拉利昂和几内亚两国签订同盟条约。1973年4月19日,宣布成立塞拉利昂共和国,史蒂文斯任总统兼总理。 新的共和国决定继续留在英联邦内,但它的政策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它解散军队,代之以武装民兵;处死了巴纳古拉将军;加强了新闻检查。但这些均未能阻止新政变的发生。1974年6月30日,正当总统访问罗马尼亚时,发生了政变,于是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15人被处死。在全国遭到饥荒威胁时,政府采取了很多的措施,解决经济危机。 1976年3月26日,西亚卡·史蒂文斯再次当选为总统。他设法寻求外国援助来发展经济,收效甚微。他请古巴军官培训他的保安部队。一股敌视黎巴嫩侨民(约10,000人,他们掌握着国家的商业部门)的浪潮正在掀起。这一切,再加上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和部落、教派斗争加剧,终于导致了1977年1月29日学生的罢课和示威,接着发生了暴力行动,一些人被杀,执政党党部的一些建筑物遭破坏。 为此,史蒂文斯呼吁在1977年5月4日至6日举行大选。这次大选后,总统及其政党— 人民大会党—重新控制了国内局势。1978年5月25日,宣布一党执政和组织新内阁。 1981年9月初,爆发了一场社会危机(由经济问题引发的)。拥有25万会员的工会联合会要求降低食品价格和交通费,保证人民有住房,而当时通货膨胀率已达200%。如果达不到目的,工会要在9月1日举行总罢工,与工会谈判失败后,当局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为期6个月。 最近,塞拉利昂又发生了一次政变,约瑟夫·塞义杜·莫莫成为共和国总统。 塞拉利昂沿海为平原,东北为高原,呈梯形。高原把尼日尔河的源头和其他一些比它短、流入大西洋的河流的源头分隔开来。塞拉利昂还有一个山地半岛,岛上有高达2000英尺的山峰。沿海平原纵深20英里,土地低洼,有一些零星小丘。高原高达2000英尺,从西北向东南倾斜。由于地形差异和降雨量的不同(南部苏利马年降雨量为4,779毫米,西北部的卡巴拉年降雨量为2,335毫米),塞拉利昂人可以种植西非所有的主要农作物。塞拉利昂至少有30个部族。每个部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和首领。泰姆奈族占全国人口的1/4,他们生活在东北部。1787年首都弗里敦刚建立时,他们是那个半岛上的主要居民。 南部分布着曼迪族。他们约占总人口的1/3。由于殖民主义者惯用的伎俩,这两个部族之间常有争斗,使国家的社会和政治发展缓慢。 在其他地区分布着林姆巴族、苏苏族、科诺族。在西非沿海有曼丁戈族、曼迪族、科土科族、加利亚纳族、富拉尼族。在塞拉利昂还有一些祖籍为几内亚和利比里亚的基西、瓦伊和戈拉的侨民。生活在弗里敦及其郊区的可里奥尔人是在西印度群岛出生的黑白混血人种,他们是塞拉利昂人中最有特权、最有势力的人。他们是原来生活在西非沿海的努力的子孙,被贩卖到西印度群岛后,又于1787—1870年间被送回原籍。按照传教士和英国政府的意志,在从非洲泰姆奈国王托姆手中买下的土地上定居了下来。克里奥尔人抛弃了自己的习俗,在传教士的帮助下,获得了求学和职业训练的机会,接受了英国文化和意识形态。于是,他们比内地居民高明,也比大部分西非人强。他们在20世纪成了职员、牧师、教员、律师和医生,在整个讲英语的西非地区的教育和行政管理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克里奥尔人有优越感,不尊重当地土著居民的文化,这样就和其他塞拉利昂人产生了敌意和误解。虽然克里奥尔人不到老弗里敦人口的25%,直到今天,这些移居来的家族和内地人之间的竞争在政治上还是有相当影响的。他们是非洲社会里的黑人官僚阶层。他们虽然人数不多(30,000人),但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均有很大的势力。 座落在大西洋边上的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是世界上最美丽、也是最有生机的港口之一,大自然赋予他迷人的、秀丽的景色,还有深达1,250英尺的泊位。弗里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发挥过重要的、决定性的作用。当时它是盟军在大西洋的海军基地。 弗里敦最早的居民是400名被一艘贩卖奴隶的船掳去的非洲人。在英国海军和奴隶船交战中,这些人逃离了奴隶船,在弗里敦上了岸。后来,他们和30名英国姑娘混居,她们是因道德败坏,于1787年被英国政府流放到弗里敦来的。 不久以前,弗里敦还被视作白人的坟墓,因为这里是又潮又湿的酷热的赤道气候,而且又缺乏卫生条件。到了20世纪,治疗热带病已成易事,然而由于贫困,这儿的死亡率还是很高。 弗里敦有88,000人,塞拉利昂的主要城市博城有20,000人;马克尼人口为9,000;凯内马人口为7,500人。 独立日 1961年4月27日(星期四),塞拉利昂宣布成为英联邦内独立的国家。这是1960年秋,塞拉利昂所有党派联合组成的民族阵线与英国政府在立宪会议上一致同意的。英国议会批准了独立法令。英联邦各国首脑在会上同意塞拉利昂独立后接纳它为英联邦成员国。 应注意的是,在独立前并未进行过大选。独立宪法也是由塞拉利昂的殖民当局制定和执行的,并未通过任何法律程序。宪法没有经过国家最低一级立法机关——代表委员会的讨论。总理密尔顿·马尔盖的权力是殖民当局赋予的,在他执政前,没有经过民意测验。因此,他在议会里未获绝对多数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党的领导人与其他政党进行了实力不等的较量。显然,密尔顿·马尔盖的党害怕塞拉利昂的群众,尤其是在地方议会选举中失利后,该党觉得有必要获得人民的支持。 1960年11月,该党的3位候选人在首都弗里敦选区的选举中,两人失利。在其他地方的选举中,该党也遭失败。 这样,反对派一全国人民大会党在议会里获得了2/3议席。但是密尔顿·马尔盖宣布,在宣布独立前进行大选。正当庆祝独立的场所灯火辉煌时,全国人民大会党的领导人—26名男人和16个女人却被关进了监狱。到宣布独立的那一天,该党成立已有10个月了。在总理密尔顿·马尔盖和英国殖民部部长马克鲁达就宪法达成协议后,全国人民大会党领导人要求向人民公布宪法,以便人民发表意见。因为宪法从未公布过。该反对党还要求总理履行诺言,在独立前进行选举。因此,英国总督莫里斯·莫尔马扎根据赋予他的维护治安的权力,签署了逮捕反对党领导人的命令,指控这些人要破坏公共设施。 塞拉利昂独立后只有一个立法机关,即议会。议会共有31名议员,其中12名是各部落首领。议长由议员选举产生。行政机构由总理及其内阁成员组成,总理是议会中多数党的领袖。 议会5年选举1次。除了一些地区的妇女外,所有纳税人都有选举权。代表英国女王的是总督莫里斯爵士。 在1957年的大选中,塞拉利昂人民党在31个席位中获得了26个席位,并取得了12位部落首领的支持。然后,举行总统选举。塞拉利昂人民党以一票的多数选举艾伯特·马尔盖为总统。但他自愿把职位让给他的哥哥——当了总理的密尔顿·马尔盖。 几个月后,议会内部成立了一个反对派组织,领头的是统一进步党成员西里勒·罗杰斯·顿特,该组织还包括其他一些独立的小组织。1958年塞拉利昂人民党的许多杰出人物,如艾伯特·马尔盖、西亚卡·史蒂文斯等脱党,并和团结进步党内的一些不满分子组成了全国人民党。1960年4月,塞拉利昂最后一次宪政会议召开前,所有政党都同意建立一个由密尔顿·马尔盖为首的统一战线,提出独立的要求。这些政党要求组成一个“具有各种功能”有效率的政府。所有的与会者都会议报告上签了字,只有史蒂文斯因被关押在伦敦未签。后来组成了一个联合政府。密尔顿在政府里设了4个部长的位置,三个席位给了反对派政党。此时,史蒂文斯已脱离全国人民党,组成了一个新的反对派——全国人民大会党。史蒂文斯成了反对派首领。 由于弗里敦的克里奥尔人比起其他塞拉利昂人来在文化上居领先地位,因此,多年来,在殖民主义立法议会中唯一的当地代表经常由他们担任,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代表过抵制派的利益。1957年,塞拉利昂人民党在大选中获胜后,情况才有所改变。在后来的几年中,塞拉利昂大部分政治斗争在塞拉利昂人民党和塞拉利昂议会间进行。前者要求所有的塞拉利昂人权力平等,后者则坚持弗里敦的居民应该有更多的代表名额。虽然,克里奥尔人和土著居民的争端在政治和社会方面引起了风波,但尚未酿成真正的政治问题。 1960年4月27日塞拉利昂独立时,人们提出了这样的疑问,这个国家向何处去?靠西方,还是靠东方?它会更加同情卡萨布兰卡会议体现的非洲解放运动,还是象讲法语的非洲国家如喀麦隆和法属刚果(刚果(布))那样,由亲西方的少数派执政,绑在西方的列车上?人们从历史上和逻辑上都怀疑西方的目的。这不仅因为塞拉利昂是西非最早的殖民地,西方国家一直把它作为侵略、传教和掠夺其他殖民地的基地和桥头堡,而且它和利比里亚的独立一样,从一开始,就没有采取解放斗争的形式,这是与其他殖民地截然不同的。这是塞拉利昂的民族历史和政治斗争所特有的。 塞拉利昂还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从政治上和行政上它分为居住地和保护地。住在居住地的是克里奥尔人,他们是特权阶层。这对塞拉利昂的民族解放运动起了阻碍作用。因此,有些人甚至认为塞拉利昂的政治斗争是从1951年才开始的。 尽管如此,当塞拉利昂的各种政党——第一个是密尔顿·马尔盖为首的塞拉利昂人民党——建立起来后,该党意识到各阶层之间存在着压迫,国家经济因受到剥削和破坏造成的落后,但塞拉利昂政府选择的政策与尼日利亚的政策更接近些,而不大接近加纳或几内亚的政策。 总理密尔顿·马尔盖对此并不掩饰。他公开宣称:“塞拉利昂的难题是财政,英国向他提供援助和技术人员,塞拉利昂眼下还不能缺少这种援助。而且在相当长时间内,需要这种援助。因此,塞拉利昂应该忘记过去的旧帐,与西方一起迎接新时代的到来”。 殖民主义着企图让塞拉利昂人民相信他们的真正财富是农业。这种论点已屡见不鲜。有多少被殖民主义压迫的国家,至今仍然是商品倾销市场,而矿藏却被垄断资本控制着! 塞拉利昂人民生活水平低下。官方统计说明年人均收入不到15英镑。虽然战后财富明显地增长,但贫困仍然困扰着塞拉利昂。80%的人口从事农业。虽然农作物种类很多,如花生、亚麻、可可、生姜、纤维植物、棕榈油、香蕉、咖啡豆、稻米等,但仍然不能维持生计。如果能正确地加以引导,塞拉利昂的经济能繁荣起来。 塞拉利昂农业发展缓慢,长期统治塞拉利昂的殖民主义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殖民统治时期,农业生产方式始终非常原始落后。政府不向农民提供贷款、种子、肥料等农业援助,农民也得不到耕地、收割、灌溉等机械。现在塞拉利昂农民唯一的愿望是合作社运动更加发展壮大,以便在发展农业中发挥作用,为农民争取好处。1950年约有29个合作社,现在约有400个,拥有人。 塞拉利昂有丰富的矿产如金刚石、金、铬、铁等。1957年矿产资源出口占塞拉利昂出口的72%。预计铁、铬、金等开采将有较好的发展前景。还可以在朱玛河谷大瀑布处发电。 众所周知,开发南非矿山和贵重金属矿的国际垄断组织也直接控制着塞拉利昂的这类工业。源源不断的利润流水般流进了南非垄断资本家的腰包,而塞拉利昂的矿工干7天活,只能拿到6天的工资。 1930年塞拉利昂首次发现钻石。1934一1956年英国公司建立“塞拉利昂矿业托拉斯”垄断了矿产业。后来,当几千名农民(很多来自塞拉利昂境外)离开他们的土地,来到金刚石矿区碰运气时,该土司的特权减少了,它的特区也被公诸于世。当勘探、进口和自由出口贸易大规模活跃起来时,政府只能对此稍加监督。于是,许多钻石走私到了国外,政府丧失了巨额收入。同时,矿工们仍源源不断地涌入卫生条件极差、人满为患的城市,使传染病猖獗。工人们猛烈攻击“矿业托拉斯”的特权。 钻石占塞拉利昂国家出口商品的50%,是政府主要的收入来源,也为许多工人、技术人员和职员提供了就业机会。 为此,1959年建立了政府钻石办事处,鼓励合法的出售,对那些持有开矿证的人加强监督。博城是繁荣的钻石城。 1956年由于垄断公司施加影响,有45,000名非法进入该地区干活的工人被遣送到法国区及其周围地区,指控他们非法勘探和走私钻石。后来,在垄断公司的高压下,政府采取严厉的措施,加强监督,打击走私。而垄断公司则大肆开采这种珍贵的矿藏,生产混乱,很可能在一代人手中使这种矿产枯竭。“矿业托拉斯”交给政府的税收极少,和它获得的巨额利润极不相称。政府的反对派全国人民大会党呼吁必须让该公司负担合理的税收。 我们还可以看到工业化带来了工人联合会的新思想,这种新思想和至今仍然盛行的部族主义是水火不容的。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0条
暂无人评论,快来抢沙发吧!